巧巧读书 > 旅游频道 > 走遍神州 > 华中地区 > 湖南

凤凰古镇 历史的沉淀

来源:巧巧旅游 作者: 出处:金羊网—羊城晚报 三骨头 2010-04-08

凤凰古镇 历史的沉淀(图一)

点击查看大图

沱江边的夺翠楼和万和塔

  沱江——凤凰的母亲江

  到凤凰,第一眼就看到蜿蜒的沱江和飞架的虹桥。桥下那道潭,名为回龙潭。相传,在明朝前,凤凰人称沱江为龙脉,朱元璋当朝以后,听了风水先生的胡话,认为此处龙脉甚显着,日后很有可能出现新皇帝来夺其大权,一怒之下,就把沱江改了弯道,龙脉也随即被斩断。为了接上断开的龙脉,后人用红岩建桥,这就是今天的虹桥。

  清晨,沱江就像婉约的水粉画,春雾如烟,柳丝低垂,微风荡过,吹得心儿也醉了。江水清透,可以看得见海藻张牙舞爪,鱼儿欢快游动,鹅卵石静静地躺在水底。波光倒映出岸两边的吊脚楼,鳞次栉比,悬江而立,木板为壁,木柱为架,木头经过岁月洗礼,散发出油光锃亮的乌黑色。飞檐向上翘立,栏杆和门窗都雕着精美的花纹。昔日的古建筑,如今被改造成一座座客栈、饭馆和酒吧,大红灯笼高高挂起,洁白的床单搭在栏杆上随风飘动,游客们在楼上的阳台里探出头,悠闲地欣赏着江景。

  午后,阳光大大方方洒在江上,江水就像镀了一层薄金,温柔地流动着。泛舟沱江是必不可少的一项游玩项目,船到万寿宫附近,会遇见苗家妹子与你对唱山歌,如果你不晓回应也没有关系,单单是听她那清丽如黄莺般的歌声就足矣。而在北门码头附近的跳岩和跳跳岩,充满了另一种味道。当地居民告诉我,在古代,跳岩是进出凤凰古城的主要通道,它由十余个岩墩组成,因为行人通过时需要跳跃而过。如今的跳岩上面搭了木板,虽然不再需要跳着过桥,但因为木板狭窄,经过时还需小心翼翼,如果对面来了人,互相都得侧身相让。后来在旁边新修了另一座石墩桥,由百余个水泥四方四柱,一高一低并列两排组成,经过时也必须一跳一跳的,故命名为跳跳岩。

  夜晚,热闹了一天的江并没有静息下来,反而更显喧嚣。霓虹灯闪烁着光,把沱江变成另外一副模样,如果说早上它就像水粉画,那晚上一定是浓墨重彩的油画。苗族老婆婆们安静地坐在江边,穿针引线,面前摆着卖货筐,里面是她们手工缝制的绣花钱包、杯垫坐垫,还有用苗银打造出的精美的手镯耳环。

凤凰古镇 历史的沉淀(图二)

点击查看大图

到凤凰就不能错过各种名人故居、博物馆祠堂

  凤凰的子孙们

  凤凰虽然小,却人杰地灵,这里出过的名人不数不知道,一数吓一跳。所以到凤凰,名人故居、博物馆祠堂这类景点不去参观参观必定留憾。

  沈从文先生俨如凤凰的一块招牌,他是现代着名作家、历史文物研究家、京派小说的代表人物。很多人从其笔下开始了解湘西,了解凤凰。跟先生有关的景点有两处,一是故居,二是墓地。故居是个小小的四合院,中间有天井,用石板铺成。里面陈列着先生使用过的各种家具,其中有他最喜欢的一张藤椅,自他从五七干校返京后,一直用来阅读、会客和休息。书房里摆放着留声机,讲解牌上写着“先生喜欢边听音乐边写作”。

  墓地位于沱江畔的听涛山,乍眼看上去很简单,没有繁复的装饰,但仔细察看,方知内涵丰富。先生的表侄,也就是着名画家黄永玉,在石碑上题字———“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先生的骨灰到底分成几份安放,到现在还是众说纷纭,不管怎么样,他终于是回到家乡安息了。

  而占地千余平方米的陈宝箴世家博物馆,一不小心,还真容易让人转晕了头。有“中国文化贵族”之称的陈世家,是中国近现代非常耀眼的文化型家族,成员包括了维新派名人湖南巡抚陈宝箴,他的儿子,诗坛泰斗国学大师陈三立,他的孙子,着名画家陈师曾,着名历史学家陈寅恪,着名诗人陈隆恪和陈方恪,着名古典文学研究家陈登恪,他的曾孙,着名植物学家陈封怀等等十余人。博物馆里展览着陈家的一些相关的遗物遗照,比如光绪皇帝赐赏给陈宝箴的两张珍贵狼皮,徐悲鸿作的陈三立画像,他们使用过的器具物品,遗墨藏书等等。古宅的修复过程充满了艰辛和困难,经过努力,如今它成为一幅体现凤凰古城的立体画卷。老砖墙,石板路,雕花栏杆,飞檐翘角,馆中套着馆,家中还有家,当地人都说,每每见到这古宅,就像回到了旧时的凤凰。

  离开位于老街上的故居老宅,顺着江边来到万寿宫。万寿宫临江靠山,又名江西会馆,顾名思义,由最早在凤凰做生意的江西人建造而成。最早期的万寿宫其实是水府庙,专门供江西人供奉天、地、水三宫。后来江西人发了财,在原基础上拓建,如今的万寿宫由正殿、遐昌阁、阳楼等建筑群组成,作为民俗博物馆,分苗文化博物馆和黄永玉作品展馆两大部分。

将巧巧旅游设为首页
巧*巧*旅*游相近线路
百度推广链接
旅游图片推荐
巧巧健康图文推荐
巧巧时尚推荐
搜索区
Google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