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巧读书 > 旅游频道 > 走遍神州 > 华西地区 > 陕西

追忆历史之旅 西安城上夜听埙

来源:巧巧旅游 作者: 出处:搜狐社区 2009-08-17

  黑夜,古城,埙声。

  我站在黑夜里的古城城墙上,远处传来若有若无的埙声。

  历史忽然间就久远了,久远成为历史。历史又忽然间地贴近,贴近到我眼前。

  一幕幕似曾相识的场景就此上演。

  远处西安城里的喧闹隐隐传来,街灯散发着冷冷的光。此刻的我不再是我,我的眼前一片黑暗,隔了几十米才升起的一盏昏灯,照不见我,也照不见后来者。

  我听到埙声。

  埙声呜呜咽咽的,不知从什么地方传过来,在城墙的上空飘荡,它似有形的藤,在黑夜里暗暗潜来,缠绕在我四周。我不知不觉就被它包围,裹入那团迷蒙的雾气里。前方似有一丝光亮,朦朦胧胧地,在指引我向前走。

  那是谁?在暗夜的光影里纵马奔驰,银色的盔甲泛着亮白的光芒,身后千军万马在奔腾,前面的战旗上,绣着一个大大的“卫”字。我忆起了,元光五年,车骑将军卫青领兵一万,讨伐匈奴,从上谷出兵,直达茏城,斩杀敌人数百人。一将功成万骨枯,历史就是这样用人命堆积起来的么?只一错神的功夫,这千军万马就都忽拉拉过去了,卷起的尘土里,隐隐传来战马嘶鸣之声。

  埙声就在这阵势里渐趋激烈起来,时有金戈杀伐之音,高吭刺耳。远处又一团浓雾滚滚而来,如万面鼓声。日落黄昏,风沙四起,两列军队互相攻击,血花飞溅,场面惨烈之处,虽眼见亦难叙其万一。这大概是元狩四年的春天吧,汉武帝命令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各率五万骑兵,越过沙漠,开出塞外一千多里,与等候在那里的匈奴军队厮杀。沙石打在人们的脸上,相互无法看见,傍晚,单于同大约几百名壮健的骑兵,径直冲开汉军包围圈,向西北奔驰而去。汉军派出轻骑兵连夜追击,天快亮时,汉军已行走二百余里,没有追到单于,却俘获和斩杀敌兵一万多人。

  几万人的尸体东倒西歪地弃在地上,清冷的月光静静地照着这些出征的人们,四野俱寂,埙声低沉漫长,似断似续,显得格外的悲伤,仿佛有无数的士兵在低低的饮泣。不知何处吹笙管,一夜征人尽望乡。可怜他们再也回不到日思夜想的家乡了,妻儿老小的企盼,成为永远的忧伤。

  城里是看不到这些的,在战争进行的时刻,汉武帝刘彻也在朝中进行他残酷的政治斗争,这一代一代的帝王们,拼命地打下江山,再安逸地享乐,如林花谢了春红一般,来来去去,长生不得,只能不断地重复着一幕幕的历史悲剧。就连这几千年之久的古城城墙,也深深浸满了帝王将相伤感的心怀。

  朝代就象夜空里的浮云,飘过来再飘过去,随着埙声渐行渐远,另一边,战争依旧在继续,作战对象不同,时间地点也都有了变化,结局是不变的,横七竖八的尸体象一段段朽木,过早宣告了生命的结束,夜色中,一位老先生踏着埙声而来,一边走一边苦苦悲吟:“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他的声音低沉悲悯,在寂静的夜里传得很远,他拄着杖,在我面前一步一步地走过去了;接着又听到有人吟唱:“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可是夜太黑了,只闻其音,不见其人;又有隐约的哭泣传来,天长地久有尽时,此恨绵绵无绝期,这声音太弱了,在夜风里很快被吹散,消失得无影无踪。盛极一时的朝代,终有衰败的时候,连同在那个时代的人,一齐被时间冲刷干净。纵有“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的感慨,也只能在历史的洪流下烟销云散。

  站在城墙上,极目四望,夜色苍茫,连久远的丝绸路都难以寻见踪影,骊山图库巨大的暗影里,似乎隐藏着无数的心事,在那里,埋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秦始皇死了,汉武帝死了,隋文帝死了,唐太宗死了,司马迁、董仲舒、李白、辛弃疾……都已化为灰烬,生命存在于历史中,不过是极其短暂的一瞬,而人类的历史存在于时空中,更加显得微乎其微。伟业丰功,不过是过眼云烟,声名地位,也都随宫阙万间做成了土,兴亡流离,不过是辗转一生罢了。

  埙声又起,这一次平和悠长,宛如经年的暮鼓晨钟,又象大雁塔里的声声佛唱,直把那千百年来的兴衰,都没入到时空无常的宇宙中。

将巧巧旅游设为首页
巧*巧*旅*游相近线路
百度推广链接
旅游图片推荐
巧巧健康图文推荐
巧巧时尚推荐
搜索区
Google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