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巧读书 > 旅游频道 > 走遍神州 > 华西地区 > 西藏

韩红去西藏旅行应该没有目的

来源:巧巧旅游 作者: 出处:《西藏旅游》 杨杨 2010-03-17
  【导语】:韩红,生于西藏昌都。她常说西藏是自己的信仰和力量源泉。回到出生地采风时,这位西藏女儿坦率地说:如果为了创作才去西藏,这样的做法岂不是太刻意了吗?去西藏,应该没有目的。
  【关键词】:昌都旅游 西藏旅游

韩红去西藏旅行应该没有目的(图一)
韩红说,她的血脉里流淌着红色的西藏

  西藏,昌都,明媚的蓝天与白云,大地一片绯红的颜色,这里是她出生的地方。

  这片火红的土地从诞生之时起,便保持着这样的面容,朴素而真诚。她所孕育的女儿继承了大地母亲全部的秉性,拥有火焰一般喷薄而出的激情,拥有蓝天一样神圣而永恒的信仰,拥有云彩一样纯洁而柔美的心性。

  “所谓的西藏‘采风’,其实就是心情的放松和心灵的回归。如果为了创作才去西藏,这样的做法岂不是太刻意、太无聊了吗?”

  “人是必须要有信仰的。我在唱歌的时候,闭上眼就是布达拉宫的红色和白色,那是一个宝地。”

  “我对音乐有绝对的忠诚,我把歌当命,这一辈子我就想把歌唱明白了。”

  她的名字叫,红

  世上有朵美丽的花

  那是青春吐芳华

  铮铮硬骨绽花开

  滴滴鲜血染红它

  ——韩红《绒花》

  红色,最初的颜色。它是火的颜色,也是生命的颜色,同时还是最能代表西藏、最原始的颜色之一。

  在古老的年代,人们用美丽和强壮的动物鲜血来给新生儿洗浴,希望动物的活力能转移到孩子的身上;而韩红也用某种方式获得了西藏最原始的活力,因为她的名字叫,红。

  她的血脉里流淌着红色的西藏,这是她力量的源泉。

  韩红诞生在一个艺术之家,母亲雍西是着名的藏族歌唱家,曾因创作和演唱《北京的金山上》而家喻户晓,父亲也是一位文艺工作者,在韩红6岁那年突然逝世。“我父亲去世了,妈妈因为繁忙的演出工作,常常无法顾及我。”童年对于韩红而言几乎都是灰色的回忆,唯一的一点红色是她对音乐的热爱。韩红5岁时就参加合唱队唱歌,却因“一口闭”(刚一张嘴就闭上了)不仅没当成领唱,而且没唱几天就被劝退了。“真的!我是一个不被音乐圈人看好的歌手,因为胖而且还不够靓。”

  红,是鲜血的颜色,需要用痛苦的付出作为祭祀,这个叫红的女人,走了很长一段痛苦的人生,忍受着命运和自己开的玩笑。

  在一次歌手比赛中,韩红虽没拿奖,却被部队挑上。她欣喜若狂,以为会被招到部队文工团,结果却发现自己成了一名通讯兵。在这个无法“想唱就唱”的地方,韩红只能在楼道里偷偷喊几嗓子。当了通讯兵的韩红仍然没有忘记自己的音乐梦,她曾报考全军所有文艺团体以及部分地方文艺团体,大家的评价都是“唱得不错,形象差点”。

  前途茫茫,不知道该怎样从绝望中生还,或许这就是红带来的奇迹,永远保有一份希望和激情。

  “音乐和西藏就是我的信仰,我从未放弃。”

韩红去西藏旅行应该没有目的(图二)

点击查看大图

昌都是韩红的出生地,这里的强巴林寺是藏传佛教圣地

  纯白的心灵

  从远处飘来了你

  白色的纱衣裹紧那纯洁的身体

  你带我去的地方是那么神秘

  到处都唱着那古老动听的旋律

  ——韩红《情人》

  纯白,一切色彩中最完美的颜色,高尚、典雅,拥有不朽和神圣的力量,是代表光的色彩。我用这样的颜色来形容韩红的心性,因为只有来自喜马拉雅的白云,才能明白她高远的志向以及纯白的心灵。

  韩红最喜欢的电影是《阳光灿烂的日子》。提到这个片名,想到的就是纯白的阳光从天而降,照射全身的模样。而西藏,也许就是全世界阳光最白最亮的地方吧。

  不知道韩红的情人会是什么样子,唯一注意到的是,她很喜欢在MV里,在西藏的阳光下,穿着白色的休闲装,放声歌唱。也许,她的情人就是这阳光,这雪域高原。

  韩红很性情,她在母亲陪同下到西藏采风,回到出生地,见到满头银发的姥姥竟然就会忍不住放声大哭。街坊邻居送来的酥油茶和青稞酒,以及情意绵绵的话语,让她的创作冲动“顶着心头”。随后,她登上海拔4000多米的浪拉山巅,漫步神秘的茶马古道,与吃着风干牦牛肉的藏族孩子亲密接触,即兴写出了《穿行》、《浪拉山歌》、《茶马古道》。

  白色是完美的,添加任何一种颜色都会破坏这种美。在韩红的心里,只有音乐和理想,没有任何其他的杂质。她说那就是藏文化浸出的冲动,与温润儒雅的汉文化结合起来,同样让自己的心陶醉。

将巧巧旅游设为首页
巧*巧*旅*游相近线路
百度推广链接
旅游图片推荐
巧巧健康图文推荐
巧巧时尚推荐
搜索区
Google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