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巧读书 > 旅游频道 > 走遍神州 > 华西地区 > 西藏

2010年甘孜亚青邬金禅林自助游攻略

来源:巧巧旅游 作者: 出处:远方网 2010-03-02

2010年甘孜亚青邬金禅林自助游攻略(图一)

美好的笑容

  站在川西高原上,天空依旧蓝得醉人,苍鹰依旧在盘旋,一如多年前。雅江撕破了厚厚的云层滚滚而来,向东流去,澎湃如初。我的心已不再轻易为一抹蓝天、一汪清水、一片草原而雀跃,执着地前行,只为高原深处的一片净土。我似已听见了远方的呼唤,亚青邬金禅林里诵经的真言。

  半年前,偶然初识了亚青,震惊于茫茫雪原中直铺天际的一个个小小僧舍,静默的与行走的袈裟红星星点点,仿佛冰雪中的火焰,灼热了我的双眼,却让心跳瞬间停滞。几乎是在那一刻,我便决定了,一定要找到这里,找到这个雪冷圣洁的苦寒之所,去亲身感受那天寒地冻中的一丝暖意。

  终于,半年后,翻越了几座五千多米的高山垭口,盘旋了多少看不到尽头的山路,看遍了川西高原的层林尽染,穿过寒彻心扉的冰天雪地……终于,我站在了亚青邬金蝉林的转经廊前。嗡嗡的诵经声铺天盖地而来将我团团围住,霎时间,恍若穿越了时空。

  阳光下,红色的人流在寺庙前涌动着。背着大包、挂着相机,也许这身装束格外惹眼,那些献身佛祖的清修者们也忍不住投来一簇又一簇好奇的目光。我回应了一个微笑,他们便也笑了,那笑容如同秋阳里的天空、草原中的河流、高原上的空气,清澈、透明、羞涩、纯净……

2010年甘孜亚青邬金禅林自助游攻略(图二)

俯视亚青

  觉姆阿正

  被这样美好的笑容包裹,我不禁有些眩晕了,接下来该往哪里去呢?这时,一双大手托起了我的背包,转身迎来一张微笑的脸,是与我同车的藏地觉姆阿正。一个装满了酥油的大麻袋压在背上,沉重让她不得不微微向前倾斜着上身。一只手固定好背上的酥油,另一只手很自然地接过我手中的一袋行李说,走吧。

  跟着阿正绕过一排僧舍,一条蓝色的闪着粼粼金光的河流蜿蜒流淌,就象是界河一般,将整个亚青划分为扎巴、尼众两个区域,河对岸就是觉姆们修行的地方,而男性修行者们是不允许随意过河进入尼众区的。一路上除了往来的人们,十步之内必有的就是形似藏獒的无主之犬了。它们眯缝着双眼、四肢慵懒,横七竖八地躺在路上,似乎除了对温暖阳光的追崇,身外之事则毫不关心。阿正不时拉着我远离他们,并反复叮嘱我千万小心,原来这些貌似忠厚的动物身上流着的血液是充满野性的。

  钻进一片低矮的房舍,全都是用木板搭建而成,有的还用泥土围了一个小小的院子,看上去十分简陋,却一间紧贴着一间,连成极有规模的一片。阿正带着我在迷宫般的房舍间穿梭,脚下泥泞不堪,她却如履平地,最后在角落的一间小屋前停下。原来,这里就是她的修行之所。

  这是个相当于一室一厅的很小的屋子,两个人站在里面转身就有些困难了。房间虽小却很收拾得十分干净,供台、被褥、厨具、花瓶……样样都摆放得整整齐齐。内室里有着传统的藏式色彩,纷繁而鲜艳,墙上贴满了历代活佛的圣像。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觉姆以及她们的修行居所,我怀揣相机忍不住一阵激动,小心翼翼地询问是否可以拍一张照片?阿正笑着放下背包,帮我把门帘卷起来,说你照吧。

  屋外,天气不时变幻着,一会儿晴,一会儿雪,寒风从木板的夹缝里钻进来,嘴里呼出的热气似乎瞬间就凝成了小冰珠。看我屋里屋外兴奋着,阿正脱下僧袍垫在地上,整理得舒舒服服的招呼我坐下。她不住地搓着双手,用困难的普通话问我冷不冷,而她自己脱下长袍后,身上却只剩一件单衣。总担心我着凉,阿正一边安排隔壁的姐妹们张罗午饭,一边将一块块晒干的牛粪投进火炉中,很快屋里就暖和起来。不一会儿,她从隔壁端来两碗白米饭,把大碗塞进我手里,自己坐在门槛上,端着小碗不好意思地说,回来晚了,没菜了,你多吃点饭。就着藏茶,细细咀嚼这一碗洒了盐巴的白米饭,一丝丝暖意在心中蔓延,此时,山珍也不见得比这更好吃了。

  也许对修行者来说,哪怕一分一秒也是极为宝贵的,绝不可以浪费。饭后人总是很懒,寒冷与疲惫让我蜷缩在垫子上一动也不想动,对面的阿正却把自己裹进枣红色的披风里,立即开始了打坐诵经,手捧佛经,心无旁骛。雪后的阳光透过门帘映在她的脸颊上,柔柔的光轻轻包裹着那略显粗糙的高原红。突然记起一句话,人人心中都有佛,佛就在我们身边。而此时的阿正,就似沐浴在佛光中,那么的美丽、圣洁。

2010年甘孜亚青邬金禅林自助游攻略(图三)

修行的小红屋

  被偷窥的快乐

  在亚青,微笑就是最好的语言。所以,最困难的不是交流,而是"方便"。我没有打野战的习惯,只好在觉姆的带领下寻找几里之外的厕所,我称之为茅房。进去后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偌大一间茅房,全由木板搭建而成,一块齐腰的长条木板把内部隔成左右两边,男女就这样被区分开来,站在这边是可以将对面看个一清二楚的。踩在木板上,脚底传来的"嘎吱"声让人心惊胆颤,不小心瞅一眼下面的万丈粪渊,便再也没有勇气来第二次了。

  正当我踌躇之时,一个小小的身影风一般从对面卷进来,定睛一看,原来是个衣着破旧的藏族小男孩。令我郁闷的是,小家伙方便之后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居然趴在木栏杆上瞪圆了一双大眼睛,颇有兴致地研究着我从蹲下到起身的全过程。长这么大,如此明目张胆的偷窥我还是头一次遇到。有些尴尬地转身冲小家伙努嘴一笑,哪知一只黑黑的小手就伸了过来,指尖却亮闪闪的,仔细一看,原来捏着一枚金币巧克力。我愣了,小家伙又举着巧克力朝我使劲儿挥手,赶紧接过来,他才开心的笑了,那笑容如此天真无邪,如同雪地里绽放了一朵小花。这孩子,怕是把自己最好的东西给我了。一股意外的温暖的快乐随着小家伙的笑容从心底漾出,对茅房的恐惧也瞬间烟消云散。

  这几年走过了西部许多地方,包括西藏,可曾经见到的孩子们几乎清一色伸着一双乞讨的小手,甚至在定日还曾经碰到过强盗般的孩童。他们那吵杂尖锐的叫嚷声和为争夺一块钱而有些失控的场面,至今仍在我心里反复煎熬。此时,眼前这张笑脸却是那么纯洁无瑕。在这个清修圣地,连孩子也知道分享与奉献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小心地贴身藏好那枚金币巧克力,如同藏起一段美好的被偷窥的经历,诙谐却温暖,每每想起,便忍不住从心里笑出来。

2010年甘孜亚青邬金禅林自助游攻略(图四)

铁索桥

  苦寒亚青 修行圣地

  据说,许多年以前,宁玛派着名的大伏藏师色拉阳智尊者曾来到亚青,并作出"若于此建寺将令教法兴盛"的善妙授记。1985年,其弟子大喇嘛阿秋仁波切(即阿秋法王)遂在此建立了亚青邬金禅林,虽然历史并不十分悠久,却逐渐成为藏汉各地数万人传授大圆满法之殊胜引导,在藏传佛教中拥有着无可替代的地位。尤其自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压缩管制之后,越来越多的修行者聚集到此,在阿秋法王的严格管理下,形成了今天的规模,如今在亚青寺常住的僧尼已超过6千人。

  希望能像雄鹰一样俯瞰整个亚青,于是我决定攀上寺庙旁的那座山岗。尾随着转经的修行者和虔诚的藏民们走过挂满经幡的铁索桥,山坡上早已密匝林立的红色小屋也涌进了眼底。

  那些红色的小屋,只不过是用几块木板甚至泥土简单地拼接搭建而成,外面围着红色僧袍一般的布蓬,用石块或泥土压紧屋顶,这仅能容纳一人之身的狭小空间,就是她们的修行之地了。每年11月前后,亚青的修行者们都将在这里开始为期100日的闭关修行。彼时,一天24小时内都几乎在这巴掌大的简陋小屋里度过。闭关总在一年中最为寒冷的时段,这样的小屋如何能遮挡住逼人的寒气?在这弹丸之地,甚至没有办法舒服地坐着,只能站立或打坐。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修行者们如何能坚持下来呢?也许,"苦"只不过是我这个世外俗人狭隘的理解,对他们来说这是锻炼并考验自己的时刻,是幸福而神圣的事情。哪怕大雪纷飞、寒风肆虐,却始终相信身体的苦寒必能换回心智的坚韧,如此修行提升自己,才能够与佛祖更近一步。在天寒地冻的亚青,修行者们执着的信念与僧友间相互支持的微笑,便足以融化了冰雪,升起彼此心中的暖意。

  那满山遍野的袈裟红,如火焰般一直烧向遥远的天边。阳光下飘洒的雪花瞬间白了红色的屋顶,穿着单薄的觉姆们仍在热火朝天地为自己的修行忙碌着。一间间正在修建中的小屋里时不时探出一张微笑的脸庞,如此淡然,又如此温暖。我知道这是最真实、最自然、最纯净的笑容,真正发自内心的微笑,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满足。他们已经把自己的心乃至一切毫无保留地献给了佛菩萨,心里是充实且幸福的。也许,人生最大的满足感莫过于此,当万事皆空,身外之物无可挂恋,修身学佛便是唯一的追求。抛却一切的世俗杂念,人真的可以拥有如此纯净的眼神和笑容,不含一丝杂质、一粒尘埃,如同此时秋阳里蓝色的天空,高原上明净的空气,和那蜿蜒远去的清澈流水……深深印在我心里,永远永远不会淡去。

  山顶,雄鹰与神鸟不时滑翔而过,一个身披僧袍的红色身影正遥望着远方,他的脚下正是那条闪着金光的蓝色河流,还有那片宏伟而静默的修行之地。这就是亚青。他,她们,这里所有的修行者与藏民都在以实修的方式守护着这一方圣地。从此,我也将在远方,用心守护着这一片净土,永远的守护着。

将巧巧旅游设为首页
巧*巧*旅*游相近线路
百度推广链接
旅游图片推荐
巧巧健康图文推荐
巧巧时尚推荐
搜索区
Google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