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巧读书 > 旅游频道 > 旅游归来 > 我的游记

轻轻撩开阳朔的阳朔面纱

来源:巧巧旅游 作者:sing 出处: 2006-03-03

  睡梦中的阳朔多么的安逸,宛如一个花季少女,满天的星星在为她守夜,生怕有半点烦忧扰了她的清梦,更生怕明日见不到她倾城的容颜。 
轻轻撩开阳朔的阳朔面纱(图一)

(点击查看原图)


  初恋阳朔 

  我们是当之无愧的不速之客,在机动车疲惫不堪的喘息中,昏昏欲睡地下了车。清凛的秋风让我们清醒了些许,我们于是高声谈笑着开始穿行在西街———阳朔的心脏。 

  小旅馆倒也干净、整洁。我早早占了一个床位,斜躺着,昏昏然脑海里浮现出对未知旅程和神往已久的桂林山水的联想。对桂林山水的神往,是从孩提时候就开始了吧。小学课本中那一篇《桂林山水甲天下》让多少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对这如画似诗的山水有了朦朦胧胧的感情。那该是初恋一般纯而又纯的感情吧。小的时候不懂感情,总以为纯洁的感情是要珍藏在心底才能永葆她的魅力的,于是轻易不会去触碰她,轻易也不会去揭开她。待到年长了不少,那一首《我想去桂林》的流行歌风靡一时,才知道自己珍藏已久的那份感情原来并不是自己的情有独钟。但是她最初的影像依然在心底深处有着摄人的魅力,在即将揭开她的面纱时,才有了手心布满了饱满的汗珠、心跳骤然加速的异样。 

  晨光初启,我站在小阳台的一隅,怀着不无忐忑的心情凝视正被阳光撩开面纱的她。 

  远处青山依旧,恍如入画的青墨;保存完好的旧民宅,粉墙红棱、青砖绿瓦,时光仿佛停顿在那久远纯朴的年代;小桥之上,农夫仍旧扛犁赤足豪行,小贩依然挥膀吆喝;小桥之下,如镜般明澈的流水在顽皮水草的拨弄下缓缓游走,数千年风韵不减;还有个把不施粉黛的少女也在早起的晨光中悠然散步,那影子如舞蹈的精灵般风姿绰约。 

  山水阳朔 

  我们在整顿好行装填饱了肚子后,沿着漓江———桂林的经脉,缓步下行。 

  沿途自然是风光旖旎、美不胜收。两岸峻拔雄奇的青山,夹一江秀丽多姿的绿水,随着我们的步履,如一卷百里长画缓缓舒展、逶迤前行,有时真是分不清自己是在画中还是在画外。景人合一,物我皆忘。一叶竹排载着几点红袖绿襟瞬然如神仙般飘过,看得岸上的人儿不禁惊呼,却不知在嘴巴的呼合间,轻舟已过几重山,纵有神功亦枉然。 

  那撑船的渔人、戏水的孩童、耕作的农夫还有安身古居中的老者、浣纱江上的少妇,当然还加上我们这群从都市放飞出来的笼中鸟,原来都是可以入画的笔墨,只需点滴便成了这天然画卷中的点精之笔。 

  守了千年的山水,灵气依旧。栩栩如生的景象皆可入诗。笔者仗拙笔记下:神笔陡然立江中,指点江山挥墨浓;童子纵有初生勇,难逃观音掌股中;老人守得苹结果,乌龟力竭攀高峰;雄狮上得五指山,八仙过江显神通;更有九马险成精,孰可驾驭孰成龙。值得一提的是九马画山的传奇。千百年来,民间仍然流传着谁能看清九匹神马谁便能当宰相的预言。照此一说,我们的驴友中今后便会出好几个国家级的人马。其实这似马非马的景象,全凭想象而来,一千个人心中便有一千种不同的组合,不尽相同。 

  路至兴坪,夜幕也悄然降临。疲惫的我们在一路鼾声中回到阳朔。 

  倚楼阳朔 

  阳朔漓江啤酒鱼那浓浓的香味又把我们从朦胧中唤醒,我们急不可耐地把它们美味的肉连汁带配菜统统送入馋得打滑的口中,温暖我们冰冷已久的肠胃。 

  如果把早上的阳朔比作粉黛不施、清纯可人的少女的话,那么入夜的西街早已在夜幕的掩护下,乔装打扮成一个风姿撩人的美少妇,用她成熟而性感的美色去诱惑过往的游人商贾。以致于不少人在口耳流传:找婚外恋的情人,一定要到入夜的阳朔西街。 

  洋溢着异国情调的酒吧、餐馆在西街最繁华处林立。那通明的灯火、那夹杂着异国语言的喧嚣声、那衣香鬓影的人儿还有那些交错杂乱的杯光觥影,没有一样不让人意乱情迷,没有一样不让人浮想联翩。 

  我倚在西街最热闹的十字路口的一座小楼上,半举着酒杯,带着有点迷乱的眼神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心怀艳羡地看着那些欢天喜地的红男绿女,心里突然泛起一阵感动,口中不禁轻声吟出一位忘掉了姓名的诗人著名的诗句: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我喜欢清晨的阳朔,像一个正值豆寇年华却又毫不张扬的少女,那样的平和,那样的安详,仿佛要把最真挚的感情留给最爱她的人;而夜幕下的阳朔虽然热情奔放,一如风情万种期盼艳遇的少妇,但她所施予情感的对象越多,她的情感便显得越不珍贵。 
前一篇游记:高速交警的忠告
下一篇游记:高速交警的忠告
将巧巧旅游设为首页
巧*巧*旅*游相近线路
百度推广链接
旅游图片推荐
巧巧健康图文推荐
巧巧时尚推荐
搜索区
Google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