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巧读书 > 旅游频道 > 环游世界 > 欧洲

加拿大魁北克生产快乐的地方

来源:巧巧旅游 作者: 出处:《世界》 2010-09-29

加拿大魁北克生产快乐的地方(图一)

太阳马戏团的小丑演员

  我们脚步匆忙,生怕错过快乐的每一幕,生活慢悠悠的魁北克此刻制造快乐的速度却让人追赶不及。我们追逐的对象—那些快乐的制造者们,总是在接受采访之后,跃上欢乐的舞台继续欢乐的表演;泛着泡沫的啤酒杯以眼花缭乱的路线在女招待和顾客们的手中传递;音乐会急促的鼓点召唤着圣劳伦斯河两岸的人们飞奔而至;连席卷全球的太阳马戏团也风风火火重回故里,让本已沸腾的魁北克夏日再度急速升温。

加拿大魁北克生产快乐的地方(图二)

太阳马戏团的小丑演员

  节日 · 快乐

  夏天属于节日,节日是快乐的,而快乐,在这里多样而立体。快乐是单纯的,小丑在街头进行着滑稽表演;快乐是高雅的,音乐厅里正回响着夏日奏鸣曲;快乐是狂野的,盛大的流行音乐会一场接一场;快乐是创意,出其不意异想、天开的活动让人忍俊不禁;魁北克,因为节日,所以快乐。

加拿大魁北克生产快乐的地方(图三)

蒙特利尔老港一带,总有各种精彩的表演吸引人们驻足

  嬉笑蒙城

  “一个小丑进城,胜过十个医生。”蒙特利尔正是这条箴言的信奉与实践者。人们用欢乐的节日来增进健康,舒缓工作压力、让日子总有期盼,夏日更加难忘。

  L'Avenue的生意好极了。音乐狂野,血红色的西班牙水果酒(Sangria)泡着窗外的阑珊夜色,也泡着整条街浓浓的北美情调。灯光暗淡,几个黑衣的男招待戴着黑墨镜穿梭如流:帮客人点单,麻利地上菜、送上账单,迎接等待在门口的熟客们,给他们端上利口酒,与他们干杯、一饮而尽后还不忘给每人一个拥抱。即便如此,我也并没觉得一丝怠慢,他们总能抽出时间和你开上几句玩笑,很酷、很巧妙的那种—这丝毫不会让人觉得有失点滴尊敬,他们让人高兴,拿捏分寸游刃有余—这简直是一种艺术。

  餐馆所在的圣安德鲁大街(St-Andre)紧靠拉丁区(Quartier Latin),这个洋溢着波希米亚氛围的地方是城市混血文化的另一体现。固然,蒙特利尔虽以法国文化底蕴着称,实际上,却不乏其他各国移民纷纷涌入。有人告诉我说这里的居民来自至少80个不同的国家,除了法语和英语外,人们还使用着超过30种不同的语言,信仰着30种不同的宗教!

  看看这条街上风格奔放的店铺和涂鸦,甚至走过的路人,我终于明白这样的文化背景的碰撞必然产生无尽的奇思妙想。

加拿大魁北克生产快乐的地方(图四)

圣安德鲁大街

  墙上的涂鸦总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冲击路人的眼球,炫惑夺目的色彩、抽象夸张的造型图案、极富感染力的笔触,传递着热情、诙谐、不羁、愤怒和幽默。这些作品早已不是城市的“伤疤”,而是起到了美化的作用。作品遮掩了城市建筑中的瑕疵、街角的呆板空白,展示着艺术才华和非凡的创意。朋友Maggie告诉我,如果最初的作品引起了其他艺术家的不满,他们就改造它—这可需要绝非一般的艺术才能,当然还有人不服气,就再次修改。于是一场“涂鸦暗战”开始了,其结果当然是良性的—涂鸦变得越来越好看,甚至成了这里艺术气氛的标签。

  涂鸦尚且如此,在这里开店做生意的要没点创意简直混不下去,而要在创意的基础上再博人一笑,那就是艺术啦。就像这家餐厅和它的黑衣男招待们。

  当然,更上一层楼的人甚至可以竞选市长,据说嬉笑节(Just for laugh festival)的创始人Gilbert Rozon公开表示,他有意在2013年参选蒙特利尔市长。听听他的理由——他对现任市政府在鼓励创意产业的发展工作感到不满。他说,“我们需要一个创意的城市。”

  正值七月,我没错过蒙特利尔国际嬉笑节,只是与以往不同,这次的街头表演从圣丹尼街(St. Deni Street)搬到了节日广场(Place des festivals)。来自世界各地的街头艺人带着各自的奇妙创意纷纷来到仲夏的蒙城。

  除舞蹈、魔术、脱口秀等常规节目外,更有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表演”随时随地在身边发生,看到人群,我就钻进去。一个装扮成绿色怪物的“艺人”蹲坐在人群中,大家窃窃私语等待精彩发生,可此人一动不动。人们终于明白上当了,他的表演也许就是静坐,人们互相看看哈哈一笑地散去,这样看似有些无聊的演出却在这种特定的欢乐场合也变得有趣,因为广场的空气里似乎都飘着欢乐的气息。

  带着满满的欢笑来到老港(Old port),夕阳已低垂,从有着岁月质感的老房子头顶斜射过来,丝丝光线雨笼罩下,头戴礼帽的车夫挺着胸膛,正骄傲地驾驭着漂亮的四轮马车压过石板路;一个穿着白色丝质衬衫的男人手里的小提琴,正奏出迷人的小夜曲……

加拿大魁北克生产快乐的地方(图五)

音乐是魁北克城永恒的主题

  魁北克城 非常状态

  一个身穿笔挺白色制服的船长正挽着前来迎接他的爱人和一大束盛开的花朵走来,远航归来的他高傲地挺着胸膛,潇洒地迈着步子,但两人脸上已然掩饰不住回家的快乐—经历了遥远的寂寞航程,在魁北克城最美好、最热闹的夏日归来,怎能不快乐?

  Loews Le Concorde酒店顶层的L'astral 全景旋转餐厅占据了城市制高点。从这里望下去,圣劳伦斯河、老港、亚伯拉罕平原、战场花园及清爽的上城和古老的下城周围都有大片的绿地和草坪,特别是圣劳伦斯河畔一带。平日,宁静与悠闲是人们美好生活的主题,但现在不同了—魁北克进入非常状态。

  魁北克国际夏日节(Quebec International Summer Festival)让全城欢动起来。

  重头戏当然是大型音乐会,星形要塞与上城间的大片地方就是主场地,持续10天的流行音乐节早已如火如荼,来自世界各地的超一流乐团和魁北克本地的众多乐队轮番上场,用音乐让夏日变得格外性感。

加拿大魁北克生产快乐的地方(图六)

众多乐队轮番上场,让夏日变得格外性感

  你想了解相关资讯,简直再容易不过了,酒吧的柜台上、旅馆的房间里、大街的信息栏随手就可以拿到各种各样的宣传手册。我的出租车司机一听我打听今晚登场的乐队,马上就抄起一本手册喋喋不休,说我不该错过今天的演出—今晚是来自多伦多、成立于1968年的加拿大国宝级金属乐队Rush的专场,这支乐队共发行了24张黄金专辑,14张白金专辑。黄金专辑数量排在The Beatles、Rolling Stones、Kiss之后,位居全球第四。除了Rush,陆续还有黑眼豆豆、Iron Maiden、Santana、Roger Hodgson、Rammstein等众多让乐迷疯狂的名字。

  当然,音乐不是大牌乐队的特权,无数不知名的团体和艺人也纷纷占据街头一角,或大或小的演出挤满这个平日安静的小城。其他娱乐活动通通不甘落后,整个城市简直沸腾起来,“这样的情形持续到什么时候?”我问餐厅的性感女招待。她兴奋地回答:“整个夏天!”就匆匆转身继续招呼客人去了。演出活动也让酒吧餐馆的旺季到来,成打的啤酒在女招待们的手中好似流水线一样不停歇。

  夜幕降临后,酒足饭饱的我来到目前红遍全球的黑眼豆豆乐队的演出现场,演出开始前的两三个小时,我就意识到“非常状态”中的“非常状态”已然来临,出租车一律满员,对岸轮渡前排起了一公里长的夸张队列,徒步而来的人群挤满街巷,此刻再继续我的参观显然不够明智,全城似乎寸步难行了。但兴奋的气氛让魁北克凉爽的夜色骤然升温,又是一个疯狂的夜晚。

  次日早起,带着昨夜已然印在脑海中的狂热,沿着Champlain街一直走到了河边码头前小坐,宁静城市似乎还未从昨夜的狂欢中苏醒。朝霞正从山丘后慢慢显现灿烂,似乎宣告着又一个狂欢的到来。一个身穿笔挺白色制服的船长正挽着前来迎接的爱人和一大束盛开的花朵走来,远航归来的他高傲地挺着胸膛,潇洒地迈着步子,但两人脸上已然掩饰不住回家的快乐—经历了遥远的寂寞航程,在魁北克城最美好、最热闹的夏日回来,怎么能不快乐?

加拿大魁北克生产快乐的地方(图七)

芳堤娜城堡

  光影狂欢

  夜色光影中,时光似乎真的往后倒退了400年,在黑黢黢的河水前陡然出现的巨大光影,让我迷失在错乱的时空中,即使清楚地知道芳堤娜城堡高高的塔尖就在身后也无济于事。

  说起魁北克城的地标建筑,无疑是下城河边山丘上高耸的芳堤娜城堡(Chateau Frontenac)。

  无论走在哪里迷失了方向,只要抬头看看城堡的塔尖,你就会清楚地知道自己身在何处。魁北克的下城完好地保存18世纪法国的城市景观,紧邻着城墙下的商业区纵横交错——确切地说它还是起伏相当剧烈的,似乎整个下城就铺陈在河边与山的斜坡之上。而山坡的顶端台地就是上城区了。

  黄昏十分,天空依然湛蓝,只是西边开始呈现略微的淡红色。几百年历史的古老店铺一家家门前早已坐满了喝啤酒的人。高头大马的老式马车走在鹅卵石铺成的旧式街道上。游人累了就坐在路边古老的咖啡馆里,欣赏远处街头艺人的精彩表演,纪念碑下的鸽子兀自咕咕叫着,踱着方步似乎也不紧不慢地享受黄昏。

加拿大魁北克生产快乐的地方(图八)

画中的城市颇具怀旧风情

  从“北美最古老的繁华大街”小尚普兰街(Rue du Petit-Champlain)逛到艺术氛围浓郁的小巷Rue du Tresor,风格不同的画作陈列两侧,好似免费画展,又像是画家们为了弥补匆匆一游的旅行者,把魁北克城外人不易见到的一个个精彩一股脑儿拿出来。

  踱进芳堤娜城堡—魁北克最奢华的酒店,由建筑师Bruce Price设计落成于1893年。1672年至1682年以及1689年至1698年,新法兰西殖民地的总督是法国芳堤娜伯爵路易斯·包德(Louis Buade)。芳堤娜城堡正是以芳堤娜伯爵的名字命名。走进大堂内部,光线从贴着彩色图案的窗户透进来,给这里的典雅气氛更增加了些许怀旧的情愫。

  忽然听身后一阵异乎寻常的法语带着清脆跳跃的节奏在空气中散落,回头一看,一位十八世纪法国贵妇装扮和做派的女士正用话剧舞台上的腔调给人们介绍酒店,一行人的脚步声被铺着厚厚地毯的地面吸收,所以猛然间,眼前的画面还真让人以为是幻觉。

  夜色光影中,时光似乎真的往后倒退了400年,在黑黢黢的河水前陡然出现的巨大光影,让我迷失在错乱的时空中,即使我清楚地知道芳堤娜城堡高高的塔尖就在身后也无济于事。

  我就坐在码头前,看着老港的对面那一排30 米高600米长的粮仓幻化成光影的盛宴,这可是迄今世界上所使用的最大的银幕。铺天盖地的光影似乎让观者进入了过去时光—1608年7月3日,法国探险家尚普兰(Samuel de Champlain)从圣劳伦斯河登陆,人们开始修建第一条道路,设立皮毛交易所,建造铁路……直到现代文明时代来临。这场长达40分钟的免费露天表演使用了27 台放映机、238 个聚光灯和329 个讲解人的参与,用规模惊人的设备与创意将真实的历史放在它真实的发生地—圣劳伦斯河这个舞台上……

  身边一位叼着烟斗的大胡子说:“瞧,这就是历史,我们总是一边狂欢,一边去记住历史,就像我们的车牌上的铭言,你知道吧?我永志不忘(Je me souviens)。”

将巧巧旅游设为首页
巧*巧*旅*游相近线路
百度推广链接
旅游图片推荐
巧巧健康图文推荐
巧巧时尚推荐
搜索区
Google
Google